動物系統分類綱要 序

動物系統分類綱要 ]

邵廣昭

地球上的生命豐富而多樣,據專家的估計,目前已命名的物種數已達 180 萬種之多。但卻只佔了實際存活在地球上物種數的不到十分之一。這也就是說目前尚未被人類所發現和描述的種類大概還有一個數量級,亦即近千萬種。這些鮮為人知的生命多半是屬於微小的生物,或是分佈在人煙罕至的蠻荒或深海地區,或是藏身在地表下的底下動物 (meiofauna) 。其實縱使是存活在人類經常造訪,從事學術研究,甚至是觀光旅遊勝地的地區,也因為缺少足夠的分類學家,而無法完整地調查。譬如珊瑚礁區迄今也只命名了約 9 萬種不到的生物,比起珊瑚礁區可能存在有百萬種的生物而言,也還不到其中的十分之一。若要把這十倍以上尚未命名的生物予以調查和記錄到,顯然是件極其困難的事,其難度可能要遠比在幾個月前科學家才宣佈已將人類的基因圖譜予以完整地解讀還要難上千萬倍。這倒並非因為地球上的物種數有像人類的基因有 30 億個鹼基對這麼多,而是因為不同的生物都需要有各種不同的分類專家來作分類。而不同類別的生物的分類專才不但人數不足,甚至還在快速地流失中。這主要是因為目前生物界正一窩蜂地去發展生物科技和基因工程,而願意從事傳統物種分類和生態系研究的人員已愈來愈少。如果照專家的估計,要把地球上所有的物種都初步整理命名完畢,至少需要有 25,000 個分類學家窮其畢生之力才有可能達成。因此如何來喚起學界對分類工作的重視正是目前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中,特別強調 “全球分類學倡議” (Global Taxonomic Initiative) 的主要目的。

其實對這已經命名的 180 萬種生物而言,我們對它們的所知仍然極其有限。絕大多數的物種目前都只有少數幾個標本或是一些形態特徵上的描述而已,我們對它們的生理、生態、分佈及生活習性等等幾乎都是一無所知。目前我們只對少數幾個已熟悉的類群如維管束植物、脊椎動物,或少數的無脊椎動物如珊瑚、蝴蝶等生物研究較多,而這些受關注的類群卻只佔了所有生物的 5% 不到。細菌、線蟲、真菌等等生物均常被忽略,或最多賦予一個編碼而已。在所有的物種中大概只有不到 1% 的物種開始有一些基礎生物學的研究。更令人遺憾的是這 180 萬種生物,姑且不論我們對它們的了解有多少,僅僅把它們的名字建檔保存可以在電腦上列印和查詢這件簡單的事,目前都仍無法辦到。也因此目前國際上正在努力推動一項“物種 2000” (Species 2000) 的國際合作計畫,希望把地球上所有的物種均能依其分類系統予以編目索引,在網路上公開提供給大眾自由來查詢使用。

要把物種全部列印或許還不困難,但是如果要依照它們的「分類系統」來加以編排可就不是這麼容易了。因為所謂合乎「自然」的分類系統就是必須遵照它們的血緣關係,也就是它們演化的先後順序來加以排列。但所有的血緣關係都是根據現有生物特徵的相似度來建構出來的一些推論或假說,而永遠無法加以驗證。也因此目前的分類系統;包括生物到底應該分成幾個界,動物界到底應該分成多少門,每一門中應該有多少綱、多少目、多少科、多少屬,它們彼此間的關係又如何等等,仍有著甚多不同的見解與爭議。由於「屬」以上的分類階層都是人們為了分類的方便而劃分的人為單位,並不是像「種」那樣是有演化意義的自然單位,也因此分類系統的整理在學術界一直是一項吃力不討好,而且乏人問津的工作。的確,目前在圖書館或是坊間書店非常難找到一本試圖把不同類別生物依照它可能的分類系統加以排列的書。坊間目前的工具書大多仍是以圖或以文取勝的百科全書或是圖鑑類的書籍,它們所能涵蓋的種類自然頗為有限。要不就是屬於物種的種名或屬名的雙語或多語的詞典,純粹只是由物種的學名 (拉丁名) 來查閱物種的漢名或英名而已。這些工具書並不會提供屬級以上的界、門、綱、目、科的分類系統架構,當然讀者們也無法從中去進一步窺探生物多樣性或生物演化的全貌。

這本由東海大學于名振教授所編輯完成的《動物系統分類綱要》則正好可以彌補此一缺憾。此書將動物界分成 34 個門,若把書中分成數門的原生動物當成一個門,則共有 35 個門。書中將每一個門依照它們的綱、目和科依照分類系統予以條列,並將各門或綱的重要特徵加以扼要描述,同時並附記有大約的種數,以及列出每科迄今已記錄到的屬名 (屬名在此書中並未附漢名) 。更難得的是除了現生生物外,本書也將主要的化石生物納入,同時也羅列了一些新近才發現的生物,譬如有口環動物門 (Cycliophora) 。這使得本書成為目前在市面上唯一的一本資料新又能有系統地查到目前在動物界究竟有多少門、多少綱、多少目、多少科,包括它們的中文名稱的一本工具書。這對許多國內從事研究、教學或一般科普讀物或電子媒體的編輯或翻譯者而言,無異是一大福音,因為他們過去常苦於許多生物的拉丁學名查不到中文名稱的困擾。更重要的是希望這本書的出版也能夠發揮它統一生物名的中文名稱的功能。大家不必再因為查不到中文名,而很勉強很辛苦地去各自去翻譯自己的中文名,造成名詞紊亂的問題。如果大家都能查閱此書,則久而久之,動物中文名稱的統一自然可以水到渠成。

很佩服于教授的耐力與毅力,能夠在他屆齡退休之後,仍繼續編著出版許多重要的著作來嘉惠國內的學界和社會大眾。于教授原本專攻魚類分類,但因多年來他在脊椎動物及普通動物學的豐富教學經驗,同時他也承繼了已故的陳兼善先生編著《台灣脊椎動物誌》及 《普通動物學》所用的中文名稱,更進而予以發揚光大,完成《台灣脊椎動物名錄》,以及這本厚達逾千頁的《動物系統分類綱要》,其學識之淵博與努力不懈之精神著實令人感佩。于教授對台灣學界和教育界的貢獻應能隨著這些著作流傳到後世,受到大家的肯定。在此同時也應對陸續贊助許多學者出版重要的教科書和工具書的水產出版社的賴春福先生致上崇高的敬意。由於他不計盈虧對推廣學術研究和教育的執著,使得不少老師可以把他們在研究和教學上的多年心得,予以彙編付梓,使寶貴的知識得以傳承到我們的後代去。